我想要的研发团队

题记:Farbox的Editor更新了,多了许多让人眼前一亮的特性。刺激我有了写作的冲动。Markdown就像Mac一样,是我等崇尚简约之人的福音。

终于有了机会,可以自己来打造一个研发团队。说“打造”这个词,或许有些重。因为我只是由着我的偏好,拉来了我认可的同事和朋友而已。大家志同道合,开始聚啸山林,创入创业的绿林时代。

是否可以让这个团队野蛮的生长?对一个创业小团队而言,三五个人,两三条枪,必然是打游击的时代,自由如风才能疾行山林,遇险阻也懂得进退,是攻克还是绕过,都需得自己做出明智的判断,否则就可能导致全军覆没。

那就让团队成员如野草一般肆意地生长吧!——但实则我有预谋,这种自由不过是浮夸的表面,暗地里,我需要把握这个团队,按照我的设想前行。哦,错了,“把握”这个词语不足以精当地描绘我的内心所想,它似乎沾上了一点权力的面包屑,我需得把这面包屑如灰尘一般轻轻地弹去,而不是猥琐吝啬地用手指轻轻拈起,送到舌尖,慢慢回味权力的魅惑。

放弃权力!我并非管理者,而是一名引导者!我期待做到的是让团队成员感觉不到约束的存在,如此方能激发他们的内驱力与创新力。制约的规则应如天体运行之道,我们在地球上自如生活,谁会Care?

我想要的研发团队——

他们是自我组织的,每个人都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,承担任务的自治单元。只需要我将任务塞到任务堆栈又或者看板上,不待催促,自然会有人去认领。一旦认领,这个任务就成了他(或她)的攻克阵地,无需跟踪,自然会把这件事情干得漂亮。若任务描述不够清楚,又或者在执行过程中发现问题,任务承担人会自主推动问题的解决,无论是沟通,求助,还是自行探索,他(或她)会选择一个最优的方案。我对这个团队保有绝对信任,因而不会纠结每个人的具体工作时间,何时来,何时去;工作方式,听音乐,刷微信……我相信自治的个体能找到适合刺激最佳工作状态的方式。

他们是勤于学习乐于分享的,每个人都是知识的吞吐器,是无私激情的演讲家与布道者。在每个人私藏的武器库中,都有自己犀利拿手的武器,却暴露给团队,懂得选择合适的人去突击,去攻坚,制胜克敌。每个人都愿意分享自己所得,讨论别人所失。——没错,就是讨论别人所失。对于一个团队而言,多数时候,直言无讳地指出别人所失,比开展自我批评还要困难。团队成员应该是坦诚以待的诤友,而非云山雾罩的一团和气。争辩而非争斗,批评而非指责,警醒而非谩骂,如此才能消除动荡的因子,洗去不良的灰尘。

他们是多姿百态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,却又能彼此宽容,承认各人自有不凡。研发团队不是军队,讲究的并非令行则止,上命下从;研发过程更不是走方阵,并不需要统一整齐的步伐,歌声嘹亮。研发需要自由之文化,独立之精神,如此方能发出自己的声音,碰撞创意的想法。所谓“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”,团队要的就是这样各色的姿态,才不至于僵化,患上层级分明循规蹈矩的大企业病。小团队患上大企业病,就如乞丐得了富贵病,末路只能是半途夭折。

他们是追求卓越的,每个人如此地热爱技术,将设计与编码技艺若生命般珍惜,以追求合乎情理的极致为研发目标。只有这种爱得深沉的对卓越技术的追求,才能把我们的工作视为事业而非逐利的途径,把掌握的技艺视为品德而非谋生的手段。团队的每个人都有极客(Geek)范儿,讨论新鲜热辣的技术用以佐酒,指点技术无限的未来用以下菜。谈到豪迈处,如指点江山,点评天下英雄;写到销魂处,如行山阴道,风景美不胜收。

就是这样的团队,我渴求孜孜以求上下求索苦心经营,然后期待团队自我的生长,然后永远不成熟的让我期待他更大的未来;若成熟了,我不会收割,而是默默地守候,期待更炫目的蜕变甚至于涅槃。

2015-05-29 07:0675团队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