败了,不要找理由,要找原因

秋,暮秋。残阳,血色残阳,大地染上一层肃杀。无风,一片静默,整个世界好似冷冻一般。

忽然,树叶开始摇动,纷纷坠落,无边落木萧萧下。然而,没有马蹄疾驰而至撼动地面,更无呼啸狂风穿林而过,一切还是如此静默,唯有林间持剑对立的两人,一人玄衫,一人白衫,衣衫骤然飘荡,虽无风,却鼓风而起。

白衫剑客拔剑,犹如划过一道闪电,“铮”——是剑刃撞击气浪的声音,居然有金属的颜色。栖于树巅的寒鸦不堪忍受这压抑的气息,“呱”的一声,不详地飞走了。

剑客的气势似乎一顿,好像如钱江潮水蓄势而发,三叠浪后却陡然跌至谷底。然而剑光并未隐去耀眼的光芒,反又猛然撞击出巨浪,剑影挟势而出,舞出绚烂的剑花,惑人双眼,令对手不知其所攻。

二人相隔不到三丈距离,白衫剑客如鹰隼一般出击,须臾已至对手面前,剑势不减却又如毒蛇一般隐藏着致命的杀机,一剑拂面仿佛要夺其双眼,倏忽之间尖利的剑刃猛地一转,刺向了玄衫剑客腹部的丹田。转势突然,却又自然流畅,好似这一击本来就是要刺向对手丹田一般。

眼看一击即将成功,猛然,白衫剑客觉得肋间一痛。这种疼痛如此的不堪忍受,如撕裂一般瞬间蔓延全身,刺出的一剑不由得缓了下来,倒像是轻轻递过去一般。玄衫剑客如拈花一般,用二指轻轻将利刃夹住。

白衫剑客低头一看,才发现对手的铁剑亦然刺入自己的左侧肋间。想不到曾被自己嘲笑太过平凡朴实的那柄剑,在刺入自己身体后,带来的痛与世间所有名剑刺入身体带来的痛没有任何区别。

“好快!”白衫剑客黯然,手中的名剑颓然掉落,如枝头落下的一片树叶。

“不是我快,而是你太慢了!”玄衫剑客摇摇头。

白衫剑客意有不甘,生硬地说道:“若非那枝头的寒鸦骤然飞起,我断不会在气势上受挫,给了你可乘之机。”

“你如是想,下一次,你还会败!”玄衫剑客面无表情,仿佛这一次的取胜不过是意料之中。“在我眼里,你所有绚烂的虚招都不过是无用的矫饰,唯一的作用不过是拖慢你击剑的速度而已。”

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!”玄衫剑客回头,铁剑入鞘,人已远,声音却缥缈传来:“败了,不要找理由,要找失败的原因!”

天地又回归寂静,太阳在留下最后一抹血色的光芒后沉入黑暗如铁的大地。依然是暮秋,无风,周遭的空气并不寒冷。然而,冬天终究快要到了。

2017-07-05 22:131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