穹顶之下,尘嚣之上

img
▲ 柴静 《穹顶之下》

柴静拍摄的纪录片《穹顶之下》可谓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,赞扬者有之,攻击者有之,至于持中立态度对这部记录片进行批评的,则就凤毛麟角了。一时间,穹顶之下开始上演“尘嚣之上”的光怪陆离的大片。雾霾沦为配角,柴静同学反而成为了风暴中心的超级“一号”。阴谋论,获利论,造势论,上位论等种种动机层出不穷,真可谓是一地鸡毛啊。

首先,有人拿着柴静的身份、个人习惯、个人行为来怀疑柴静拍摄《穹顶之下》的动机。例如言论:

一个去美国生孩子、加入美国国籍、开大排量豪车、名下几套豪宅的酗烟女人,真的会关心中国老百姓的未来吗?

img
▲ 罗伯特议事规则

《罗伯特议事规则》认为民主的一个核心是“不进行人身攻击,不以道德的名义去怀疑动机”。之所以坚持“不怀疑动机”,罗伯特认为:

  • 动机不可证实,所有以道德名义进行的动机怀疑都只是推理;
  • 讨论的主题是某件事而不是人,对动机的怀疑模糊焦点偏离了议题;
  • 利己性是人类共有的本性,在不侵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前提下,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为过,指责不仅不能解决问题,反而增加矛盾。

img
▲ 亨利·马丁·罗伯特

无论柴静是否是一个开大排量豪车的酗烟女人,也无论她是否中国国籍,是否拥有几套豪宅,都不应该成为对她所要探讨的环保问题的质疑根由。当一个人提出自己的观点时,只要观点正确,理性的做法就不应该因人而否其观点,更不应该用个人的道德观去绑架观点。那种隐含着人身攻击的讨论方式,与大街上骂架的无赖之徒又有何异?

不可否认,柴静将自己女儿的病因作为她探讨环保问题的起因,并将对雾霾的争论看作她与雾霾的私人恩怨,使得其调查从一开始就丧失了让人信服的客观性,这非常容易引人诟病,也是柴静制作的一大败笔。然而,纵观整个调查,柴静用了大量详实的数据、专家观点、分析对比(包括横向与纵向对比)来探讨雾霾的成因,现状以及对环境的影响,使得整个调查从一开始的“私人订制”逐步演变为对社会公共价值的“社会调查”。若要批评《穹顶之下》,也当针对这样的客观调查进行批驳,这才算得上是“辩”,而不是别有目的的“谩骂”。

真理越辩越明,而不是越骂越明。

有言论则从资助者的背景似有所指的揭露所谓柴静的“阴谋”:

所谓的自费,其实背后资金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资助的福特基金会。

事有凑巧,我恰恰在这几天阅读了资中筠先生的《美国十讲》。作为一名美国研究专家,虽然她的著作同样是一家之言,但无疑书中的一些论据还是可信可靠的。在《美国十讲》中,专门有一讲深入介绍了美国的私人基金会,这其中也包括前面言论中提到的福特基金会。资先生在书中写道:

我们国家常常把外国基金会在中国的活动看成是别有用心,有政治目的,所谓搞“和平演变”,或者别的国家所谓的“颜色革命”也有基金会的活动。我觉得这应该算是一种误解,并不是说绝对没有影响,但不是阴谋。

img
▲ 资中筠

书中从私人基金会的发展历史、基金会目标以及政府的监管来证明这一观点。由于美国有充分的结社自由,因此美国政府对私人基金会的约束主要包括如下两点:

  1. 符合非营利的条件,因为私人基金会作为非营利机构,可以享受免税政策。这一点主要由税务局监管,美国税务法中还有一条专管公益基金会的501c3条款;
  2. 不得干政。在美国,这些公益基金会是不允许进行游说活动,推动国会通过某项法案,也不能资助候选人竞选。

书中恰好举了福特基金会在中国的例子。事实上,福特基金会是1949年以后第一个在中国有正式协议被批准设立办事处的:

福特基金会就很小心,绝对不踩政治的线,它一开始支持改革开放,主要领域是支持中国的法律、经济、国际关系研究和开展国际学术交流。后来随着中国国情的发展,它转移到扶贫、环保这些领域。

img
▲ 福特基金会纽约总部

相对于这种“对人不对事”,不讲事实不讲道理的谩骂,我更希望看到的是经过审慎思考,并愿意理性思辨的批评文章。例如我在之前读到老沈一说所写的文章《为什么穹顶之下没有说服我?》。这篇文章首先质疑了雾霾对人体危害的可靠性,接着又从成本收益的角度探讨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辩证关系。文章以烟草的危害对比雾霾,借而呼吁我们对一件事情要结合具体场景做出“利害权衡”:

在今天的中国,当你开始担忧孩子的呼吸时,烟草是远比雾霾更严重,也更紧迫的问题。很多人不知道,中国的PM2.5数值在过去的十年中,其实都是逐渐下降的(之所以最近才闹得凶,只不过大家以前不知道而已),但吸烟人数却正好相反,它还在上升,尤其以青少年和女性为甚。

然而在媒体宣传上,雾霾却远比控烟要更受重视。从2012年开始,雾霾就是媒体最喜爱的话题之一,查查百度指数就知道,它受关注的程度远高于控烟。诚然,烟草也是政府垄断,且利益牵涉极广的行业,在现实中也很难一下子改变,但在媒体关注度上有如此巨大的差别,这不免会产生一些误导作用。这里并不是说不能关注雾霾,只是说当我们把健康问题和雾霾挂钩起来的时候,最好有一些定量的概念,才能更客观地进行相关的讨论。

其次,真正关心公共问题的人应当能够理解,很多事情并不是非白即黑,有百利而无一害。就像DDT的问题上一样,我们要讨论的并不是DDT是否有危害,而应该是DDT带来的好处是否能够抵消,甚至超过它的危害。这就是所谓的tradeoff,或者叫做利害权衡。我们历来的讨论中太缺乏这种精神,一件事情要不就是百分百的伟大光荣正确,要不就是百分百的十恶不赦。

文中诸多观点都是有理有据,不谩骂,不攻击,以一种理性地态度就雾霾一事进行协商和讨论。这就好像一个高明的辩手,从来都不是凭借着高亢的声音与骁勇的搏击能力取胜。套用一句老话“事实胜于雄辩”,在这穹顶之下,还是让我们拂去混淆视听的尘嚣,来一场清醒理智的辩论吧。若能如此,则这场辩论没有负者,所有因为环境得到保护、控制与改善的国民都会成为胜者。

2015-03-05 13:2544闲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