拖拉一点也无妨


若是要激励一个人做出一些改变,赞扬往往比批评更为有效。人的惰性行为就像一头倔强的驴子,你若是打它,它可能会撩起蹄子踹你,给它一根萝卜,它就屁颠屁颠跟着你走了。

然而事与愿违,针对拖延,批评之风却甚嚣尘上。尤其随着近几年成功学的兴旺,人们更是把拖延钉在了失败的耻辱柱上,列入十恶不赦的黑名单,畏之如洪水猛兽。一旦患上拖延症,你就会在周遭看到那种“哀其不幸、怒其不争”的眼神。于是乎,坊间就开始流行战拖联盟,战拖团队,战拖组织,诸多战拖的励志书也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。仿佛在战役前方有位英勇的战神在高声疾呼:“战斗吧,斗士们!拖延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意志的怯弱。坚持下去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”

哎,生活啊,何必搞得这么剑拔弩张?

拖延真有这么可怕吗?只是因为延期一周才交了报告,就到了世界末日?一本学习书迟迟未读,日月星辰就停止了运转?仅仅只是因为拖延,我们就被烙上“Loser”的标签。窃以为,正是这种羞耻与罪恶感,让我们被拖延慢慢拉下了深渊。其实,并非拖延之过,而在于我们所处的环境。

所以,当我看到《拖拉一点也无妨》的书名后,我像是在酷热的暑天吃了一只冰爽的哈根达斯般痛快。仅这一句话,即是治疗拖延的灵丹妙药了。因为它以肯定积极的语气彻底将拖延解放出来了,它缓和了那种战拖的紧张感,就好像刚刚吹响战斗号角,军队统帅就已和敌人谈和:“亲,我们是好基友啊,为何还要打来打去这般不亲热?”

让我们再来看看这本书的作者是谁?人类总是愿意屈服于权威的。凡人说一千句箴言,也抵不上名人的一句梦呓啊。John Perry何许人也?斯坦福大学荣誉客座教授,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。仅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头,就可让有着名人崇拜心理的读者放下怀疑的心态了。

不仅如此,我们还抱有“名词崇拜”的心态。对于那种高度理论化、抽象化的名词,总是会被无知者披上神秘的外衣,进而拜倒。因为无知,所以敬畏。哲学家Perry对这样的心态简直门儿清,于是“结构化拖延法(structured procrastination)”也就应运而生了。

结构化拖延法是Perry的自创,意思是:由于没有做某些事,从而做成了不少别的事(瞧,这意思简单吧,偏生取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)。他从积极正面的观点看待拖延,从而将拖延者从沮丧与罪恶感中释放出来。正如书中所云:我们一旦认识到自己是一名结构化拖延人士,不但自我感觉会变好很多,行动力也会增强。因为当内疚和绝望的阴云消散之后,我们就更容易看清究竟是何因素阻碍了行动。

当然,结构化拖延法并非只是一个名词的噱头,它有着合理的理论基础。从心理学角度看,消极的情绪因素常常会造成人的沮丧与苛责,换来的并非即刻行动,反而容易让人陷入自责的情绪不可自拔。而“拖延”这个词本身已经被各种理论、各种批评披上了邪恶的外衣。剥去这些矫饰,看清楚“拖延”这个概念,最关键的一点是:拖延不等于两手一摊,什么都不做。因而,结构化拖延其实仅仅在于每个人对事务优先级的看法不同而已。

事实确乎如此。往往最紧急、最重要的事情未必就是人们心理中想当然的最高优先级。人无法时时刻刻保持理性,当感性占据上风时,选择需要采取行动的事务,往往是兴之所至,率性而为,从而给自己带来一种愉悦与享受。相反,那种极端重要的事情,滋生的是紧张和急迫,即使勉力完成,也非出自内在的驱动力。

对于结构化拖延者,Perry建议我们采用一种当日待办事项清单。清单中的任务未必一定要惊天动地,也不必带着功利心列出貌似“有用”的工作,生活琐事也未尝不可。不要轻视这些微小任务的点点滴滴,多少涓涓细流就能汇为大江长河。最关键之处在于当完成任务时,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划掉,该多么有成就感啊!为此,我在阅读本书时,还特地安装了一个简洁小巧的app,名为Any.Do,用以规划我每日的任务,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。(看看任务列表,这篇书评不就完成了吗?)

将拖延与完美主义联系起来,不得不说是Perry的创举,正好戳中我的痛处。反思自己,有多少事情是因为要追求完美而从此不再开始?当我们决定要做一件完美的事情时,往往意味着这件事情最终会被吸入未知的黑洞。愈不能抵达,愈不愿起步。其实,当我们不能预知未来时,什么事情能做到绝对完美呢?所以,明智之举还是即刻前行,即使进步只有毫厘之距,也胜过原地踏步。

当我们认识到拖延不可怕,拖延不是罪时,再辅以结构化拖延法,学会“接受”自己的做事习惯,并聪明地利用它,你就能够骄傲地以“拖延人士”自居,卓有成效地完成不少事情。战拖虽然不成功,却又何妨?

2015-01-20 13:0029效率